云贵高原山地 物种的庇护所与扩散中转站

云贵高原山地 物种的庇护所与扩散中转站

相比于周边的西南山地和喜马拉雅山地等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云贵高原的生物多样性略显逊色。但在历史上冰期与间冰期的循环往复中,云贵高原的一些高大山脉曾庇护了很多物种免遭气候变动的影响,今天仍有很多古老的孑遗物种分布于这里的高山深谷。与此同时,云贵高原的山地也成为一些不同区系的物种迁徙和交流的通道,为我们理解生物的分布和扩散提供了一扇窗口。

摊开一张全球生物多样性热点区域分布图,你就会发现我国的西南拥有三片世界瞩目的生命王国,分别是青藏高原南缘的喜马拉雅山地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跨越川西和滇西北的中国西南山地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以及我国云南南部和广西西部,它们属于印缅生物多样性热点区域的一部分。而与这三个区域相邻的云贵高原,则显得没有多少存在感。

轿子雪山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北部,在山谷之中盛开的杜鹃花装扮着这里的春天。作为云贵高原中部为数不多的高山,轿子雪山高海拔的动植物组成与相隔数百公里的横断山脉有着一些相似之处。在历史上,一些当今主要分布于横断山脉的杜鹃属高山植物,可能在气候较冷的时代扩散到轿子雪山等云贵高原的山地,这里成了它们在横断山脉东南方的分布区“飞地”。

或许是周边区域过于“高光”,在生物多样性方面,云贵高原显得非常“低调”。位于我国地形第二阶梯南部的云贵高原,在地理环境上显得有些“中庸”。这里没有海拔七八千米、壁立千仞的极高山,也没有猿啼象鸣的热带林莽,因此在物种的丰富度上逊色于周围的热点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