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求生 从石漠化锁困到喀斯特绿洲的文山西畴

绝地求生 从石漠化锁困到喀斯特绿洲的文山西畴

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下辖的西畴县及周边地区是我国石漠化最严重的区域之一,西畴曾因75.4%的土地都发生了石漠化,成为了全国石漠化最严重的县,当地人长期被石漠化锁困,在“寸土寸金”的土壤上“见缝插针”地耕种。近些年,西畴及周边地区石漠化面积逐年减少,成为了我国石漠化治理的一个缩影。在这场“石漠”变“绿洲”的过程中,当地人是如何绝地求生,与自然环境调适的呢?近些年,我国的石漠化土地又在发生着怎样的变化呢? 

 

云南省东南部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的西畴县及周边地区,曾是我国石漠化最严重的区域之一。其实,以前的西畴县也曾经森林密布,但是从上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由于西畴人口增加,导致人地矛盾越来越突出,毁林开荒的粗放垦荒模式致使土地失去了继续耕种的条件。为了生存,人们便再找新地开垦,边垦边荒导致石漠化问题越来越严重,当地人也就被锁困在石漠化中。图为十多年前,村民在石漠化土地上垦荒的场景。 

提起云南省东南部的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可能很多人想到的都是丘北县的普者黑,或者是广南县的坝美村,它们因四周环绕的喀斯特峰丛、岩洞和湖泊成为了人们追寻的现实版的“桃花源”。但是就在与丘北、广南邻近的西畴、砚山等县,却与普者黑和坝美村有着截然不同的面貌:这里是典型的峰丛洼地地区,也是我国石漠化最严重的区域,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长期被石漠化锁困。曾经,很多人因无法忍受石漠化带来的艰苦生活而背井离乡,尽管如此,很多人却依然选择坚守下来。他们在绝地中求生,将往日的片片“石漠”改造成了座座“绿洲”,成为了我国石漠化治理的一个缩影。

重度石漠顽疾:西畴曾患有的“地球之癌”

那是1991年4月的一天,一个由中外生态环境专家组成的考察队,来到了文山州的西畴县。他们此行的目的,是要为亚洲开发银行的在云南的良种繁育基地项目选址。西畴县并不大,公开资料显示,全县面积为1506平方公里,人口约25万,它位于云南省的东南部,最南面的柏林乡距离中越边境仅有10公里,由于县城正好位于北回归线上,是带季风气候区,光热充足,气候条件较好,所以成为了良种繁育基地的候选地之一。然而,当专家组成员站在西畴县北部的山坡上举目远眺时,他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漫山遍野都是嶙峋的岩石,“石海”之中星星点点地散落着一些土壤,人们“见缝插针”地在土壤上种着作物,极目所至,找不到一块平实且完整的耕地。考察结束,专家组中的澳大利亚生态学家菲利普·本鲁恩不无遗憾地说:“西畴石漠化情况十分严重,基本失去了人类生存的条件。”最终,良种繁育基地项目与西畴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