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变化将加剧

每个人都有愤怒的时候,更有些人在愤怒之余还会来点暴力行为——尤其是男性。比如踢足球时,因为一个犯规,对垒双方可能挥拳相向;或在酒吧中,啤酒喝多了的人也可能口角与他人上演全武行。
如果攻击性行为的激烈程度和规模升级,就可能危及人类生命安全,比如谋杀、种族斗争、战争等。从两个人间的单打独斗,到国家间的大规模战争,到底是什么因素激发了人类的攻击行为?对于这个问题,人类生物学家已经研究了很长时间。
从进化的角度,能否解释人类的这种攻击倾向?这是在美国犹他大学举行的关于暴力与人类进化的学术会议上,人类学者们最关注的问题之一。该会议主题为“人类攻击行为的进化:现代战争的教训”,与会科学家专门探讨了进化过程如何塑造了现代人类的各种攻击行为。
大会组织者、美国犹他大学的人类学教授伊丽莎白 卡什丹(Elizabeth Cashdan)认为,虽然从表面上看,在讨论暴力倾向的问题时,人们一般分为两大阵营:要么认为人的本质是热爱和平的,要么就认为,人生来就有暴力倾向,但正确答案很可能介乎两者之间。
卡什丹说:“两大阵营都能找到很多证据支持自己的观点,但不论是暴力还是协作,都只是人类本质的一部分。”他认为,人们之所以具有各种情感,是因为在过去某些时候,这些情感能赋予人类某种生存优势。
动物的本能
一些科学家认为,进化可以解释人类为什么会具有攻击性,它为什么会成为人类的一种重要情感。卡什丹说:“情感肯定经历了进化过程(比如报复、怨恨、幸福、愤怒),因为在大多数时候,情感都会增强我们的适应性行为。不论是在人类还是在动物中,情感都有这样的作用。”
犹他大学的另一位生物学家戴维 卡里尔(David Carrier)认同卡什丹的观点,他认为正如我们爱护自己的后代,能让自己的基因以更大的几率传递下去一样,暴力倾向对于某些物种可能也有相似的作用。“在某些物种中,攻击性行为已经过一番进化。对于这些物种而言,攻击性行为有助于个体提高自己的生存和繁殖几率。不过,这种行为是如何进化的,则取决于与该物种相关的社会、历史、繁殖以及一些特殊环境。在这些物种中,人类的攻击等级是最高的,当然我们也是最富利他性和同情心的物种。”
在真实的遗传与环境作用模式中,尽管由于进化的原因,动物体内可能存在暴力行为的遗传编码,但很多科学家认为,只有特殊环境才能决定暴力行为是否以及如何被触发。
卡什丹说:“动物的“暴力反应”具有一定的规则。比如,当一个昆虫群体内的雌性昆虫偏少时,雄性昆虫就会加强对配偶的保护,否则就会失去很多交配机会。在这种情况下,雄性昆虫很容易对同性昆虫‘动武’。自然选择不会使动物形成一个固定的行为模式,而会以规则的形式,调控动物的行为。这就是动物对环境的反应的本质。”换句话说,正是错综复杂的环境因素,促使大多数人诉诸于武力。
今天,大多数人都不是单纯为了食物而竞争,因为在世界的很多地方,获取食物都已不是难题。资源才是竞争的焦点,而且很多人似乎缺少控制的开关,永远得不到满足。青少年暴力便是疯狂竞争资源的一个典型例子,尽管从现在看来,青少年过度追求金钱和其他资源可能导致不少问题,但在10000多年,他们的这种行为对自身生存却有极为关键的作用。
情感让我们更为独特
卡什丹认为,虽然从表面上看,人类的攻击性行为与其他动物一样,都属于一种进化现象,但实际上,两者却存在本质区别:在人类中,只有复杂的情感才能激发暴力行为,而对于动物,即便简单的争食,也会让它们暴怒无比,然后攻击同伴。“人类有别于动物的一个特征是,我们有复杂的社会关系,而且每个人都有高度发达的社交智慧。怨恨和报复就是人类社会情感的‘精髓’,在其他物种中,你很难发现它们拥有这两种情感。”
在少数动物中,攻击行为可能不局限于保卫领地、配偶、后代和食物,比如一些狗或猩猩也会因为“嫉妒”而向同伴或其他人发起攻击。不过相对这些动物,人类攻击行为的进化等级显然更高,我们很少因为某种单纯的情感而向他人发起攻击。卡什丹说:“就拿报复性杀人为例,由于这种行为受到社会习俗和规则的影响,人类攻击行为出现了新的形式。”
未来仍将不断出现战争?
科学家认为,弄清楚人类攻击性行为的根源,将有助于政府制定更好的政策,以约束和引导人们的行为。
卡什丹说:“进化不仅塑造了我们的暴力行为,也让我们能对不同的环境作出合适的反应。如果要改变人类的行为,我们就得弄清楚哪些环境会影响我们的行为。”她还认为,尽管大规模战争似乎已经远去,但和平与战争间的界限却比我们想象的更窄。“就我个人来看,大部分西方国家都否认未来仍将不断出现战争,而且还认为自己非常热爱和平,战争年代已经一去不返,但从近现代历史来看,人与人间的冲突,国与国之间的战争是很容易发生的。”
在重要自然资源有限的地区,尤其容易出现。卡里尔认为,如果食物、淡水等基础资源越来越稀少,气候变化和能源短缺使自然和社会环境加速恶化,那么将越来越不受控制。
(来源:环球科学编译 2009-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