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知庶热爱国土的另一种方式

陈知庶热爱国土的另一种方式

在马不停蹄的视察途中,在纵横捭阖的指挥之余,他常常举起手中的照相机,将满目的山川大野与壮丽风景尽收镜内,满载而归。他的摄影作品里充满了一种阳刚之气,一种理想主义情怀,像是在表达他对这片土地的忠诚和敬意。 

 

这是甘肃省武威市天祝藏族自治县西部的马牙雪山的局部。马牙雪山藏语称阿尼嘎卓,西北东南走向,东西长约45公里,南北宽约10公里。马牙雪山因形似马牙,终年积雪而得名,古人有诗云:“马齿天成银作骨,龙鳞日积玉为胎。” 

 

名人档案:陈知庶
湖南省湘乡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1954年1月生,1969年2月入伍,1973年4月加入中国党。历任排长、团作训参谋、营长、团参谋长、总参某部副处长、处长,驻香港部队筹备小组成员兼军事办公室主任,驻香港部队副参谋长、副司令员,总参某部副部长,现任甘肃省军区司令员。代表。 

 

上图为陈知庶将军在兰州的近照,下图是他的父亲、一代名将陈赓将军抗战时期的旧照,父子二人不仅相像,而且兴趣一致,热爱摄影,他俩所用的相机同为莱卡。上图是陈知庶将军在甘肃省张掖市的平山湖乡所摄景象,这里地处合黎山北部,巴丹吉林沙漠边缘,祁连山的雪山融水滋润了广阔的绿洲和草原,骆驼、村庄构成了一幅塞上恬静安宁的风情画。 

 

此刻,如果不是在司令员整洁且森严的办公室里,如果不是肩头上的将星,我宁愿相信陈知庶先生是一位儒雅的学者。一落座,陈知庶就和图片编辑马宏杰展开了一场对摄影器材的辨知和使用心得的大讨论,什么莱卡、哈苏、佳能、尼康,什么镜头、光圈、速度,什么对焦、画质、表现力,一一铺呈眼前,仿佛一堂高端的摄影艺术讲座,让人眼花缭乱。在陈知庶的电脑里,储藏着琳琅满目的摄影作品,像一队队静候检阅的士兵,倚马可待。点击鼠标,这些纵贯南北、横亘东西的精妙画面依次闪过,犹如陈知庶曾经踏行过的大地,恰恰说明了一个人的足迹和心灵。

在我和陈知庶之间的几案上,摆放着一本近80万字的《陈赓传》。这本书的封面上,印刻着一代名将陈赓的标准像。我心里有点儿惊诧,一会儿望望封面上陈赓的照片,一会儿再盯盯陈知庶先生的五官,下意识地想找出一种因果来。是的,父子二人太像了。但我暗自寻思,除了他们父子身上迥异的军装和帽徽隔开了无涯的岁月,除了身上的血脉和基因的传承外,一定还有另一种递赠,从陈赓将军的手里,交到了后人的手中,这可能就是照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