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宇宙:人类探索之路

异物撞击拨动地球历史的记忆,将线索指向天际深处。20世纪80年代,奥弗雷兹等学者透过白垩-第三纪边界处的泥岩,看到铱元素异常和微观粒子,决定这是行星间的猛烈碰撞与崩裂所致,导致一段混沌的时光,恐龙的结束。这一事件被称作“外太空物体冲击假说”,也宣告着地质学史上的第二次革命浪潮(第一波是居里夫妇开拓的)。21世纪,天体地质研究将再度大跨越,具体表现如下:
我们能够主动抓取来自空间的物质,活生生地研究组分构成。每年,地球都能捕捉到夜空中陨块的降临,这象征了我们领略宇宙星际、特别是各星层的核心材质组成的机会。探测器的运用不断深化,我们可以直接观察星球表面的样本,将之与地球地壳的组分变幻相比较。
人类能够更精细地洞察星球表面。此前观察星球是借助显微镜来进行的,然而发射升空的卫星给研究带来新的机遇。直观抽象的航拍带给我们更广阔的视野,使得我们能够接触到更为完整的领域信息。突破限制,从多重视角开展科研,新时代的行星探索光彩夺目。观察范围不再局限于一些极为有限的角度,比如我们有机会探察天体的“背面”甚至是遥远的太空。科学家们得以从地球视角和卫星动态监测两个角度,获得信息更加全面、可靠的解析。这或许为我们深度研究行星间的大浪淘沙提供了坚实的基础素材。
这些星际向的考察活动将不再受限于科技的限制,人类大有可能驾驶着飞船、 锤炼实践技能,展开直接地科考工作。首站当然要回归到离地球最近、最容易获取资料的卫星——月球,虽然上月之旅并不同于前往南极或者极地,但那里严峻的天然环境却宛若极地美景,一定会带给地球居民不一样的新鲜感受。同时,世界各国相继在月球上建立科研基地和太空站,不断挑战星际边界。
探索行星的意义不仅仅在于足迹留在宇宙的宏观范围,也在于挖掘那些深埋于各种地层中的经济宝藏。通过积累对加拿大萨德伯里等特殊成因矿床的研究数据,我们有了开掘新资源的新途径,其中金、铂等比重高、有重要经济价值的贵金属特别值得关注。
早在1984年,第27届国际地质大会就提出了成立比较行星学的建议,然而进行难度颇大。不过,比较行星学作为现代地质学重要的方向之一,正日益成为行星探索领域的重头戏。稳步发展的比较行星学是一种开拓前沿的科学思维。在21世纪,地质学逐渐融入地球科学体系的演进背景下,天体地质学的进展为比较行星学的开展奠定了重要的基础。因为了解星球的演变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每个星球上都能呈现出40亿年、30亿年、20亿年和10亿年前的面貌。通过对比这些面貌,我们有机会预测星球的发展方向和演变奥秘。也许在22或23世纪,人类将真正走向星球,寻找新的生存空间和能源资源。这归功于比较行星学为其提供的大量科学数据和可实行性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