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把黄河下游挪一下吗?

能把黄河下游挪一下吗?

“河底日隆堤日高,黄河竟是天上涛”,这是开封人对在他们身边滚滚而过的黄河的评价。黄河下游“二级悬河”的总长度已经超过550公里,在开封河堤距地面已达十几米高,现在仍持续抬高。每年7、8、9月,黄河中游下雨多的时候,黄河下游悬河就要经受洪水的考验。黄河下游两岸3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分布着郑州、开封、济南、东营等100多座城镇,京广、京沪、京九等铁路干线及很多公路干线途经这些地方,胜利油田、也建在这个区域,还有中国的粮仓黄淮海平原农业综合开发区黄河一旦决口,将会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 

 

黄河好像一条黄丝带,缠绕在中国的大地上,勾起人无数澎湃的诗情。然而黄河是世界上含沙量最高的河流,治理难度也堪称世界第一。图为三门峡水库下游。 摄影/卜士 

原中国科学院地理所研究员陆中臣研究了一辈子黄河河道,他在我面前摊开一张地图。这是黄河下游古河道地图,众多古河道在现行黄河下游河道的南北两侧,形成了一幅近乎标准的扇面。

开封人说:我们不能没有黄河

陆中臣先生的家乡在明清故道侧旁的安徽萧县,或许这种因缘让他对黄河有了与生俱来的牵挂:“大约间隔120多年,黄河就要改道一次,这几乎成了一个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