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间我记录下的俄亚一妻多夫

4年间我记录下的俄亚一妻多夫

一妻多夫制是一种仅占世界婚姻总量0.3%的婚俗与家庭制度,从世界范围来看,主要分布在南亚次和青藏高原上。在我国,学者们较多关注的是存在于藏族中的一妻多夫,本刊于2004年也曾做过有关藏族一妻多夫的报道,并引起了读者的广泛关注。但你是否知道,一妻多夫并非仅存在于藏族,除藏族外,纳西族、普米族等少数民族中也有着同样的习俗。在第一篇文章中,作者刘莉在将近4年的时间里详尽记录了四川省木里藏族自治县俄亚大村纳西族一妻多夫的现状,为我们带来了最生动最真实的第一手资料。而在第二篇文章中,作者赵丽明是在进行民族文字考察过程中,在不同的村寨中邂逅了多个纳西族、普米族等民族的一妻多夫家庭。 

次玲的故事——“我有三个爸爸一个妈妈。姐姐出嫁了,她夫家也有三个爸爸。”

从四川省木里藏族自治县县城到俄亚大村(即俄亚纳西族乡政府所在地),地图上直线距离约为80公里,实际上那条在重重高山和条条大河阻隔下的乡村公路长度为290公里。而这段290公里的路,因为崎岖险峻,我们技术娴熟的老司机驾驶着性能优越的越野车,足足开了15个小时。后来听村里人讲,在2011年公路修通前,这条路是山路,只能走马帮,去趟县城需要10天。

 

 

生活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木里藏族自治县俄亚大村的古米,是纳西族人,她有两个丈夫,他们是一对亲兄弟,哥哥高土(右一),弟弟古马。三人于1998年结婚,婚后一直和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育有两女一儿。古米对自己的婚姻和生活非常满意,脸上总是带着幸福满满的笑容。 

当我进到俄亚大村,穿行在连绵不绝依山攀援的“土掌房”间,行走在蜿蜒的巷道上,远眺寨子前面清澈碧绿的龙达河时,我不由感到,相比眼前的美景,那15个小时的艰辛实在是太值得了。极度封闭的自然环境,让这个深山里的偏僻村庄,保存下了完好的自然生态和古老的纳西族习俗,积淀出一种遗世独立的神奇与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