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连在澳门街巷

流连在澳门街巷

澳门就像中国的绿茶,喝第一杯时比较清淡,多喝才能品出芬芳的清香来。这是作者龚小庄女士在澳门生活工作1年多以后的真实感觉。其实澳门不仅像茶,也像一本耐读的书或耐看的画,需要静静地品,反复地看。澳门的灵气不仅凝聚在西式教堂或中式庙宇,也飘荡在每一个狭小的街巷,每一幢古旧的房屋,甚至每一棵茂盛的老榕树上……而在街巷中的所见所闻,才是最真切、最实在同样也是最感人的澳门。 

 

在大三巴牌坊边的小巷里,集中了许多各有特色的古玩店。这家店中的老月份牌广告画分外引人注目。摄影/郭建设 

在澳门,一切植物都绿得那么理直气壮,那种盎然的生机,使你不得不相信,无论用什么稀释剂,也不会使澳门冬天的绿减掉一分一毫

初次从北京来澳门,正值12月初,第一个印象是色彩上的。天寒地冻的北京早已是一片灰、黄,连耐得住严寒的松柏也只在干冷的空气中留下淡淡的、无奈的灰绿。生长在北京的我,习惯也欣赏这种苍凉的美。而澳门,不论是热闹的南湾街还是新兴住宅区氹仔岛,不论是主教山还是路环海滨,到处都是一片浓绿。过去,看到大师级作家写到“浓得化不开的绿”时,总是觉得无非是文学家的夸张手笔;面对澳门冬天的绿色、公司门前浓阴蔽日的大榕树、圣地亚哥酒店老榕树树身上毛毯一样的桑寄生,都是同样的绿,才叹服大师传神的笔触。在澳门,一切植物都绿得那么理直气壮,那种盎然的生机,使你不得不相信,无论用什么稀释剂,也不会使澳门冬天的绿减掉一分一毫。

 

在一片葱翠之中,间或地露出一座葡萄牙式建筑,带有白色门窗框的、小巧玲珑的楼房,或粉红、或淡黄、或苹果绿,蓝天白云之下,那么美,好像抒情芭蕾舞剧中的背景,美得甚至有些不真实。